女性自慰器禁止入内、VR色情却大行其道,CES你直男癌又犯了吗?AR/VR

来源: AI星球 / 作者:zz / 2019-01-14 17:18
很多人认为2019年的CES大会总体来说乏善可陈,270万平方英尺的展厅里遍布4000多个展位,然而看遍了这些展位,我们居然找不到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直呼牛逼的项目。秉承着不放弃、

很多人认为2019年的CES大会总体来说乏善可陈,270万平方英尺的展厅里遍布4000多个展位,然而看遍了这些展位,我们居然找不到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直呼牛逼的项目。

 

秉承着不放弃、不抛弃的媒体精神,我来到了一个小型的非官方展厅,在那里,来自性科技公司Lora DiCarlo的女人们“欢聚一堂”。

 

该公司研发的产品,Osé,解决了一个大问题。长久以来,女性用自慰器千篇一律,不同的女性身体被迫使用统一规格的震动器。

 

但主打私人定制的Osé试图着手解决这一问题,个性化的产品配置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适应每个女性身体内部结构的巨大差异。

 

在不使用任何震动器的情况下,因为长期使用震动器往往会导致机体脱敏,Osé会以多种方式刺激女性阴蒂和g点,同时模仿伴侣的触摸,从而使女性达到混合高潮的神圣巅峰。

 

然而原定于今年秋季推出的Osé不仅被美国消费者技术协会(CTA)禁止在CES 2019大会上展出,且在大会召开的几个月前,CTA还撤销了最初授予Osé的机器人和无人机类产品CES 2019创新奖(Innovation Awards)。

 

“此情此景,让我们目瞪口呆,”Osé首席执行官劳拉·阿道克(Lora Haddock)如是说道。“坦白来说,我们彻底崩溃了。”

 

各位看官一定想问,为什么?!是的,被禁原因正是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的关键所在。
 

“种类不符?”

 

根据CES 2019大会发布的官方声明来看,Osé被禁的原因在于“种类不符”。大会主办方宣称:“Osé无法归类到我们大会现有的任何产品种类之中,所以不可以获得创新大奖,简单来说,国际消费电子展的产品类属中没有性玩具类别。”

 

但这一声明并不能解释为什么性玩具在过去也获得过类似的CES大奖,而且这个解释也没能解决这样一个事实,即Lora DiCarlo的Osé作为机器人和无人机类别中一个值得嘉奖的产品项目,被CTA的专家评委提交、评审、审核并接受。

 

所有的评审过程都顺利完成了,一直到Osé申请展览场地时,他们被拒绝了。CTA以Osé是“成人”产品为由拒绝了他们的展位申请,之后又以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所谓“Osé不道德、淫秽、不雅和(或)亵渎”为由取消了本应属于他们的奖项。

 

CTA没有对大会的评奖流程进行进一步的澄清说明,也没有给出一个所谓“完全符合某一类别的产品评估标准”,甚至都没有给出关于“何谓不道德、何谓淫秽的”产品的相关判断准则。

 

对于CTA的行为,Lora DiCarlo和其他一些由女性领导的公司,尤其是一些与性相关的公司,联合指出,国际消费电子展有着性别歧视和双重标准的历史,而且无数的证据显而易见、CES无法否认。

 

创始人们认为,CTA的偏见不仅造成了科技行业女性所处的不利环境,还将一些最具创新性的新技术从CES的展台上残酷赶走。
 

彻底禁欲?并没有!

 

事实上,CTA在国际消费电子展上对于成人内容的谨慎态度并不是最近才开始的。自其开办以来,CES就同色情行业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几十年来,国际消费电子展上一直有一个属于“成人软件”的自留地。直到1998年,国际消费电子展为了“净化”自己的形象,与“性”彻底划清了界限。

 

这场一刀切运动,导致在CES1998闭幕的一周后,另一场成人娱乐博览会(Adult Entertainment Expo)拉开了序幕。

 

但从那以后,CTA的小心谨慎却被屡次证明是前后矛盾的、饱含偏见的、目光短浅的。
 

VR

(图片来源:GLENN CHAPMAN/AFP/GETTY IMAGES)

 

一直以来,甚至到Osé被禁、被剥夺获奖权,CTA都自信地认为展位上的产品们都毫无问题。就在去年,CES大会上还展出了个性化定制的性爱机器人索拉纳(Solana)。

 

同样也是在去年,性科技创企Naughty America在一个显眼的展位上开设了一个战士虚拟现实色情内容的房间,一向宣扬“禁欲”的CES居然眼睁睁看着这个房间排起了长队。

 

另一家专注于女性的娱乐科技公司Lioness的首席执行官利兹•克林格(Liz Klinger)宣称,Lora DiCarlo的被禁遭遇,和她在2018年国际消费电子展上遭遇的情况“几乎完全相似”。

 

她带着自己的产品,一款帮助女性探索自身性取向的娱乐科技产品,去申请展位,毫无以为也被禁了,CTA给出的原因是:“这是一款成人产品”。

 

利兹•克林格说道:“我们通过一些幕后渠道获知的原因是,CES在过去有过不方便透露的‘不良经历’,所以我们禁止所有‘淫秽’产品。”

 

震动器公司MysteryVibe也是一家专注于女性的科技公司,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是著名的女性创业者是另一家性别科技公司,由一位着名的女性联合创始人斯蒂芬妮·阿里(Stephanie Alys),她也向外媒表示,自家产品的参展申请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被拒绝了。

 

对于Lora DiCarlo首席执行官劳拉·阿道克来说,CTA口中所谓“涉及淫秽”的借口实在是不具说服力。对比Naughty America,像Lora DiCarlo和Lioness这样关注女性性快乐的科技公司简直不能更纯洁了。

 

劳拉·阿道克笑着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如果让我试着想出'淫秽'或'亵渎'的同义词,'顽皮(Naughty)'出现的频率可能会非常高。”

 

为了公平起见,我们也去亲身体验了Naughty America的VR / AR Stripper演示,这款产品包括许多不同类型的女性、外加有且仅有的一个男人的完全裸体3D模型,用户可以通过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来移动和操控这些裸体模型。

 

Naughty America的首席执行官安德烈亚斯·赫诺普洛斯(Andreas Hronopoulo)表示,这个产品的灵感来自于现代绅士杂志,想打造出一个“男人的天堂”。

 

我们采访了安德烈亚斯·赫诺普洛斯关于禁止Lora DiCarlo参展及获奖的想法,以及他是否看到了CES对成人产品政策存在的任何矛盾。

 

安德烈亚斯·赫诺普洛斯回答道:“不,我认为CTA的评价标准一直非常一致,而且因为我们这四年来一直与他们合作,所以CES对于我们的发展来说,帮助很大。”
 

来自边缘群体的呐喊

 

与安德烈亚斯·赫诺普洛斯的看法不同,Lioness的创始人科林格(Klinger)认为:“这是一个相当鲜明且双标的对比,女性的性行为,甚至是一些关注女性健康的性产品,被迫划分进了淫秽的领域,而男性的性行为,即使是在名称上就能看得出包含色情意味的产品,都不属于淫秽的范畴,甚至被认为是合法的技术。”

 

Osé首席执行官劳拉·阿道克说道:“我们中没有一个人真正地存在所谓‘淫秽’的问题。”这家几乎全是由女性组成的创业公司有一句口头禅,永远不要让别人觉得你过分性感。”

 

但是,劳拉·阿道克补充说道,“如果你想成为一个真正开放的科技交流圣地,你就不能说一套做一套,以所谓淫秽的理由把一个关注女性、关注阴道的技术排除在外。”

 

CTA的举措使Lora DiCarlo遭受了来自投资者们的巨大打击,这些投资者在Osé获奖后蜂拥而至,但在该产品被禁止展出时纷纷退缩了。

 

劳拉·阿道克表示,CTA主席加里·夏皮罗(Gary Shapiro)亲自致信,宣布Lora DiCarlo的产品“没有资格”进入机器人和无人机产品类属,这对他们的创业信心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起初,CES的获奖提名让这个团队觉得自己是合法的、是被行业认可的,毕竟这个行业经常贬低以女性为导向的技术进步,总体上贬低性技术的发展。

 

但谁曾想,在高兴之后伴随而来的居然是CTA的抛弃,Lora DiCarlo再一次经历了这个行业中女性创业者常常经历的不幸遭遇。

 

正如劳拉·阿道克在一封描述此次溃败的公开信中所说:“我们的产品设计是同顶尖大学的机器人技术工程实验室(俄勒冈州立大学的机器人实验室在全美排名第四)进行合作的,Osé也手握五项专利,纵横机器人技术、仿生学以及生物工程领域。

 

我们的团队由无数天才的女性和LGBTQI群体组成,这些杰出的工程师们为产品的方方面面共同努力,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具有医学、机械工程、机械设计、机器人制造、人工智能、材料科学、化学等技术背景。Osé显然符合机器人和无人机产品类属,CTA自己的专家评委也认同的了这一点。”

 

当然令人欣喜的是,Lora DiCarlo在Showstoppers的新闻发布会上展示了自家的产品Osé,该发布会与CES相关,但并非完全由CES运营。尽管CTA认为它是不合格的,但Osé还是获得了IHS Markit机器人和无人机创新奖。

 

“真正让我们感到恼火的是,我们的精力不是花费在产品创新和工程技术之上,这些问题才是我们的技术总监洛拉瓦尔斯(Lola Vars)真正擅长的领域,我们必须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在处理这些涉及到歧视和不公的破事上,而且是一遍又一遍地处理。”劳拉·阿道克如是说道。

 

Osé有能力重新定义女性性娱乐产业,长期以来,性产业、性科技产业都是由男性来主导,他们在寻找给女性带来快乐的新途径方面比男性性产品上投资的要少得多,尤其是那些在没有男性的情况下也能帮助女性体验到性愉悦的产品。

 

在这一领域,已经并将继续有其他女性创新者加入进来,但可悲的是,阻碍她们前进的不仅仅是CTA的守门人。即使是在解剖学研究的基础上,劳拉·阿道克和她的团队也发现女性身体和性方面缺乏标准的数据和信息。

 

而这正是Lora DiCarlo团队到目前为止都没有退缩的原因。

 

“CTA所做的一切真正令人失望的关键在于,当你把像我们这样的人从创造新技术的团队中剔除时,你就会切断我们行业与其他行业之间的对话,你就会扼杀行业内每个人在未来进行创新的可能性!”劳拉·阿道克如是说道。

 

CES 2019是一个没有新产品的无性荒地,它们与我们所生活的真实世界越来越割裂。CES 2019对性行业选择了最保守的政策,特别是针对女性性取向的政策,这种选择只能带来文化的凋零。

 

“不包括性健康,即使你把它分开,也是一种损失,”Lioness的创始人科林格说道,“性是每一个人基本生理功能的一部分,你能说出来的类别并不多。这当然是大多数人生活中比大多数物联网更深的一部分。”

 

幸运的是,很明显,像科林格、阿道克这样的女性,以及她们身后多元化的创始团队,无论这个世界上有没有CES,他们都会坚定的前进着。

 

“人们一直在问我,你担心后果吗?担心曝光这件事带来的负面影响吗?担心因为公开指责这件事不公平而被称为恶毒的女人吗?”劳拉·阿道克坚定地说道,“没有,我一点不担心。这一切太他妈的不公平!”

 
阅读延展

1
3